著名诗人姚辉评农民诗人全经国:学会在乡土上寻找乡土

编者按: 贵州省遵义市播州区平正仡佬族乡独特的资源优势造就了山川秀丽、河流悠远、峡谷景象、溶洞奇观、瀑布群林立、千年神树等名胜。平正文化底蕴深厚,是民族气息浓郁的特色之乡。在这片流光溢彩的土地上,先后涌现

  编者按:

  贵州省遵义市播州区平正仡佬族乡独特的资源优势造就了山川秀丽、河流悠远、峡谷景象、溶洞奇观、瀑布群林立、千年神树等名胜。平正文化底蕴深厚,是民族气息浓郁的特色之乡。在这片流光溢彩的土地上,先后涌现出时代楷模黄大发、中国好人李月亚、中国鲁班奖获得者雷文亚、中国最美家庭吴明金、贵州省道德模范代春林、雷卫强、沈仕卫等人,还有笔墨文人、律界精英、警察神枪手、爱心企业家、精英乡友更是不胜枚举。所以平正仡佬族乡拥有了“贵州精神高地”的美誉。

  今年50岁的全经国是平正仡佬族乡红心村人,一直从事农场经营,是一名文学爱好者。1988年毕业于遵义县鸭溪中学。先后在平正乡、洪关乡、西坪镇、鸭溪镇以及红花岗区、绥阳县、桐梓县从事订单农业和从事蔬菜产业。

  全经国一直热爱写作,这些年在劳作之余,撰写了两百多首诗歌,多篇散文,因从未在投送给媒体,所以没有发表过任何作品。但他的诗歌与散文在发给朋友们看后,都很受关注。为推介仡乡人物,让“精神高地”的美誉度一直保持。经贵州日报天眼新闻记者、平正乡友沈仕卫与中国好人、平正乡商会会长、山姑人家董事长李月亚共同发起,并与平正仡佬族乡党委政府商量,特邀请文学界的老师们于2020年12月19日下午在平正仡佬族乡人民政府会议室举办一场“全经国诗歌研讨会”。

  研讨会由平正仡佬族乡人民政府、播州区文学艺术联合会主办,平正仡佬族乡平正商会承办,活动得到贵州茅台镇茅恒酒业公司,贵州友和混凝土有限公司以及山姑人家的大力支持,得到了平正仡佬族乡乡友牟光文,商会副会长陈锐、雷文培、夏云峰、佐祥忠等人的关心。

  当天邀请的嘉宾分别为:遵义市文联原主席、著名诗人李发模,贵州省作协副主席、著名诗人、茅台集团企业文化处处长姚辉,贵州日报当代融媒体集团遵义站副站长郑德忠,贵阳广播电视台资深播音员、主任播音周进,贵州日报文艺部编辑、诗人、作家陆青剑,遵义市互联网舆情研究中心主任、诗人赵一,播州区文联主席游天永,仁怀市文联主席、酒文化研究专家周山荣,播州区文联副主席曾沂婷,贵州商学院副教授、江南大学博士郭旭,播州区作协主席、作家陈从忠,播州区作协副主席、住建局副局长鲁迅雷;汇川区委党校副校长、赋作家敖沛宇;贵州省润生诗歌文化有限公司总经理、青年诗人陈润生;遵义市长征诗歌班班长渡小好以及遵义市长征诗歌班诗人芷茗、轶星、唯吾知足、迷糊、野禾、杨秀波、邹祖香、董彬,茅台集团融媒体中心记者、青年诗人 周长骑,平正仡佬族乡乡长李荣常,平正仡佬族乡副乡长田燚,中国好人、平正商会会长、山姑人家董事长李月亚,播州区作协副主席、兼播州区文联副主席、诗人陈章权;贵州茅恒酒业公司董事长、贵州诗词楹联协会副会长黄安朝,贵州素荣泵有限公司董事长牟光文,平正商会副会长 陈锐、雷文培、夏云峰、佐祥忠,贵州日报当代融媒体记者潘树涛,自媒体人潘凌峰等人。活动由贵州日报天眼新闻记者、平正乡友沈仕卫主持。

  4个多小时的研讨会上,与会诗人、作家及文学爱好者一起交流,共同为全经国的创作和文学作品进行了探讨,大家一致认为,全经国始终扎根坚实的土地,从熟悉的乡土生活中挖掘诗意,努力进行忠于心灵的创作。全经国的诗和散文,来源于生活,反应生活,很朴实,原滋原味,写得非常好,是真正的乡土文化,全经国是一个生产精神食粮的农民。全经国在创作中是一个朴实的寻找者,他在乡土中寻找乡土,这种寻找的价值和意义大于了他文学作品的意义,从他的几十篇作品中可以看出他对寻找的执着。全经国的创作也是一种生活的定力,他把生活中和工作的点点滴滴进行提升,用文学作品表现出来,通过对乡土的寻找,来找到自己的位置。全经国是一位有思想、有哲理,有真情、有真爱,有事业、有情怀的人。

  下面是贵州省作协副主席、著名诗人、茅台集团企业文化处处长姚辉的发言:

  学会在乡土上寻找乡土

  ——读全经国作品的一些随想

  姚辉

  一、在寻找中改变自我

  读全经国的作品,有一种感受,就是作者是一个非常实在、虔诚的寻找者。他通过对文学乡土的一种默默的、持之以恒的寻找,构筑起了一种超过自身实际生活的生存构架和范式,也寻找到了柴米油盐之外的另一种生活寄托。

  这种寻找是艰辛而美好的,它让寻找者的心地变得本真、善良,让朴实无华的日子变得更为纯静、干净。

  这种寻找,表现在两个方面:一是在寻常的生活中寻找一份冲动。对于一个文学爱好者和生活的有心者而言,冲动是必须的,也是重要的,冲动构建命运,当然也有可能改变命运,冲动也让人能更深刻的贴近生活,发现自己。

  让“冲动”构建和改变命运,与全经国生活在同一片土地上的黄大发支书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。他几十年前一冲动,带着人上山修渠,通过改变一个村庄的命运,也改变了自己命运的轨迹,并让自己和乡人的行动,显示出了一种独特而壮美的生命力量。

  另外,诗人李发模的《呼声》也是一种源自命运的冲动之作。他通过对特定时代特定群体命运的反思、控诉与呼吁,搅动了中国人的共同感受与自省,引发了一种民族觉醒意识。这呼声既是一种心声,也是一种民族之声,一种时代之声。

  全经国对文学的挚爱,其实也是一种源自命运的表达,他的确想要改变什么,甚至想多改变一些什么。这有一个基本的前提,那就是首先要改变自己,改变自己对世界、对生活的认识。

  文学是最好的改变自我的方式之一。能在寻常生活中真正找到一种文学冲动,是很重要的,但也非常艰难。所以,全经国才花了这么长的时间去做这一件事,且做出了自己的意义。

  其次,是要在平常生活中寻找一种定力。所有人的生活都需要一种定力,现在很多人活得非常浮泛,不接地气,也失去了方向及归属感。而文学创作首先能帮助作者建立的就是一种生活的信心与定力。读全经国的文字,大都是朴实的、真切的,看得出作者是在自己的一份生活中,真实扎下了根。全经国的作品虽然不是太多、太成熟,但他所表达的两个核心是明显的,那就是真与善。真与善,是文学的基本要求和核心要素,但是要真正使之得到好的恰当的表现,其实是很难的。当代一些人的写作常常已离这要素越来越远,而且还好像在为此显示着一种沾沾自喜的优越感,这是很令人担心的。

  总之,全经国通过对生活中冲动与定力的寻找,明确了自身的定位,让平常生活多了一种味道,有了更多的前景与可能。这也成为了对乡土另一层面上的寻找,是对人生的另一种构建。

  二、关于乡土与乡土生活的边界性

  乡土是狭窄的,还是宽阔的?这是一个问题。

  邮票大也好,巴掌大也罢,乡土就是一种存在;有时候,还是一种限制。但一个写作者,必须建立起一种与乡土的有效联系。

  要思考:你能写出乡土上的哪些东西?你已写出了乡土的哪些东西?

  所以,乡土的边界与文学的边界有一种必然的联系和相对性。乡土大于文学,然后乡土与文学的边界相互牵连,最后文学的边界可能会大于乡土。所以,一个写作者,应形成一种文学自觉,那就是要努力让文学的边界大于乡土。

  让自己成为某一地域、某种生活的超越者。

  所以不能只简单表现自己、或者乡土与乡土上的人的生活,而是要带着命运感去思考乡土、改造乡土、完善乡土。当然,这种改造或完善常常是文学意义上的。

  全经国的诗与散文,写出了自己对乡土的感受,对生活中人与事的感悟。山川形胜,人世变迁,个人喜怒哀乐等,都在文字中得到了展示。所以,全经国对乡土、对自己生活的关注是真诚的、真切的。

  他这样写“回家”:“能去的地方很多/可回的地方很少”、“他乡再美遇见终将有期/老家渐老回来唯恐有迟。”写出了一个人与家的深切的血缘感,合于常情,而又是自己的表达。

  他在《随想》中说:“把自己放在黑暗处/不黑也黑”,这一种自觉思考,当然也是超过乡土边界的思考。然后他说:“把自己活成一束光/永远都好”,充满了一种朴素的理想性。

  他这样《自嘲》:“半亩田土播岁月,一米桌椅书丹青,烂漫花开僻静处,从容回首听乡音”,这是他非常准确、逼真的自画像,也是对自我情怀与人格的划定。

  他在《促膝黄大发老人》中写道:“血和汗,梦开一蓝天”,道出了生存的不易和真正意义所在。

  他在《草之韵》一诗中,写出了一种生命的新奇感:“三月的草/钻进太阳提着的篮子里”。

  他的散文,更是贴着生活写,总着眼于身边的人与事,比如“荔枝妹”、“松叔”等,人物均历历可感,行文也显得平实而真挚。他说:“只要是坚忍的前进者,就值得敬畏和书写”。他还认为:“未来充满变数,朴实就好”。这也一如他的创作态度和行文风格,值得肯定。

  全经国通过自己的创作,形成了对文学乡土的一种比较自觉的认识,那就是老老实实、认认真真去表达乡土及乡土上的人的诉求、理想和生存际遇,构建一个朴实的真与善的文字空间,让自己的生活超出乡土的限制,并因此而变得更有意义。从这点上说,文学创作已给全经国带来了一种深层的慰籍与美,显示出了一种改变平庸的力量。

  三、向乡土学习的可能性

  每个人都是乡土的学生。乡土寓示着各种可能性,乡土的苦与乐是一种宿命,也是一种力量。乡土的变迁是一种压力,也是一种启示。一个创作者应主动介入到乡土的“常”与“变”中,让自己的写作与乡土同向、同频、同理。

  全经国的写作,客观上说还处于一个基础性阶段,他对乡土的思考与表达还缺乏一定的深度和力度,这需要进一步修炼和提升。

  我们每一个人,都必须不断的进行自我修炼和提升。

  全经国现在有了一个很好的开端,已经形成了一种“写作的自觉”——不追求功利,不为发表而写,但从更远的角度看,还要努力达成一种“自觉的写作”,真正让自身的写作成为一种合格的文学表达,让乡土通过文学获得一种新的面目和力量。所以,向乡土学习是必须的,也是迫切的。

  ——向乡土学习也是一种能力。

  乡土的丰富性、多变性、幽远性,以及传统与人伦、山川与民俗、一方乡土与这个世界的关联性等,都可以成为我们学习的要点和方向。

  当然,还要多向其他成功的乡土写作者学习。

  比如苇岸、刘亮程、牛庆国等,他们是非常合格的乡土表达者,他们笔下的乡土是可以入史的。他们的乡土离我们较远,所以更具借鉴和学习意义。

  最后还想说的是,全经国的创作不只对他自己意义重大,而且对于播州,对于我们脚下的乡土也意义不凡。他是一个样本——不受制于命运,不局限于乡土,充分表达自我的追求,就应该创造并获得一份别有意味的人生。谨祝愿他能写出更多更好的作品。(2020年12月19日)
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jiaoyutoutiao.net/dongtai/1250.html

友情提示:投资有风险,创业须谨慎!编辑声明:教育头条是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平台,转载务必注明来源,文章内容为作者未知个人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且不构成任何建议,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。如果读者发现稿件侵权、失实、错误等问题,可联系我们处理:1074976040@qq.com

相关阅读
教育快报
7*24小时快讯
教育图文排名